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质公园 > 内容详情

好课是从心灵深处流淌出来的的心得

时间:2020-09-23来源:是无君也网 -[收藏本文]

好课是从心灵深处流淌出来的的心得

  一趟好课涉及方方面面:学生观、数学观、教材观、教学技巧、教育智慧、学科素养……每一个要素都可能对一堂课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然而,这些要素毕竟还会有主次。倘若非得从这些要素中提炼出最重要的一条,就目前笔者的切身体会而言,我更愿意给出这样的见解,那就是:一堂好课,应该是数学教师全部数学素养在某个特定课堂情境中的自然挥洒。正如我所坚持的,好课应该是从心灵深处流淌出来的。

  有人总是留恋、感叹于优秀教师挥洒自如的课堂风范和教学艺术,被其深深折服与感染,并试图将其“原样”复制,让这份精湛和美感同样绽放于自己的课堂。然而,无数类似的努力往往都以失败而告终。究其原因,撇开优秀教师精湛的教学技巧、技术、智慧难以简单“克隆”之外,更深层的问题是,大家忘了这样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一堂成功的课,往往不是教师教学技艺与技巧简单叠加与拼凑,而是其多年来学识、功底、经验、技巧、智慧、个性乃至人生阅历等在特定教育情境下的一种自然勃发与流淌。在某种意义上,优秀的课堂其实并不完全具备“可分析性”“可解剖性”。因为,它本身是一个不可拆分的整体,是执教者众多优秀品质通过无疑是整合后,有内而外的一种散发。你很难理解地做出解读,诸如“这一环节为何要如此设计”“面对这一教学现场,他为何要做出如此引导”等等。事实上,有事,即便是执教者本人,他也未必能就这些问题给出明确的答案。因为很多时候,课堂中的诸多细节和火花,对他而言,实在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换言之,那是从他们内心深处自然流淌出来的,无须言说,更无以言说。

  有人说:“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怎么样听索绪松给咱介绍一个好演员,一举手一投足,全都是戏。”又有人说:“一个优秀的歌者,每个细胞都散发着音乐的魅力”。我想,这大抵和我们表达的是同样的意思。因为一堂好课中的教师,又何尝不是如此?

  那么,认识到这点,对年轻教师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呢?换言之,这些优秀教师身上,我们是否无以借鉴呢?

  不,我认为,我们无须如此悲观!

  好课是从心灵深处流淌出来的。既如此,那么,与其站在这股清泉的最下游,坐以赏其美妙的泉姿与乐音,倒不如溯其流而上,去其源头活水处,领略其最初的姿态与原动力。只有在那里,我们才能撇开一切外在的干扰因素,触摸到最真实、最本色的风景。

  我们常听人告诫:想被人学习,切莫仅习其一招一式。学其形,更要得其神。那么,作为一堂好课,其内在的神究竟在哪儿?笔者看来,无它,唯教师的精深学养而已。

  练武之人,最高境界不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而是深厚的内力和“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的气魄。教师的内力在哪儿?不是华丽的语言或精妙的教学技巧,而是教师本身精湛的学科涵养,以及将其自然转化为教学影响力的智慧。不妨先来看一个真实的教学片断,内容是“三角形的内角和”

  师:我们已经认识了直角三角形、锐角三角形和钝角三角形,并发现无论那种三角形,它的内角和都是——

  生:180度。

  师:那么,会不会在同一个三角形中出现两个直角呢?

  生:不会。你想啊,直角是90度,两个直角就是180度,如果三角形真有两个直角的话,那么它的内角和显然就超过180度了。

  师:听起来很有道理,要不要我们画一个试试?癫痫病的治疗药物有哪些?p>

  生:行!

  生:没问题。

  (见学生个个摩拳擦掌,教师信手拿起三角板,画出了一个含有两个直角的图形,(如图)

  生:(嘀咕)真哪是一个三角形呀!

  生:再怎么画,上面的两条边也不可能合拢呀。

  生:要算,那也只能算是一个开口的三角形!

  (生笑)

  师:真不能合拢。要不要咱们延长试试?

  (师认真的建议)

  生:不用试了。这两条边互相平行,怎么可能相交?

  生:你就是画到天边,它们也不会合到一起的,谁让他们互相平行呢?

  (生笑)

  “可以结束讨论了。”我心中暗自说道。可教师偏不——

  师:那道未必。我觉得不需要画到天边,它们早就相交了!

  生:怎么可能呢?

  (生一脸疑惑地望着教师)

  师:假设我们黑板就是地面。那么,这条边一直往北画(指着左边的那条边),最后会画到哪儿?

  (很快,一篇争议后,答案落在了“北极点”上)

  师:那另一条边呢?

  生:咦,好像也是北极点!

  生:奇怪,真的相交了!

  师:怎么样,还没到天边,就相交了吧!

  (教室里一下炸开了锅)

  生:这是怎么回事也呀?

  生:难道三角形的内角和还可能不是180度?

成人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

  生:不对呀!这样一来,三角形不成弯的吗?

  师:说得好!的确,我们一直探讨的关于三角形的内角和是180度,它是由前提的。也就是说,这个三角形必须是在一个绝对的平面内。但是,如果不在一个平面内,就像这位同学所提到的,如果我们探讨的是像地球一样的球面,那么,这是的三角形的内角和——

  生:(迟疑地)大于180度。

  师:别奇怪,三角形的内角和不光有大于180度的,还有——

  生:小于180度的?

  师:对!其实呀,我们小学阶段探讨的平面几何方面的知识,都是在“欧氏几何”的'范围内,而在“非欧几何”的研究范围内,三角形的内角和就不是180度。当然,更多相关的知识,同学们到了中学甚至大学,会慢慢学到的。

  尽管教师知识点到为止,但课堂上这轻轻一“甩”,留给学生的何止是惊讶、兴奋或者憧憬?坦率地讲,关于非欧几方面的知识,我也曾经关注过。关于“高观点下的小学数学教学”的相关文章,我也有所涉及。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位教师竟然在如此不经意间,让“非欧几何”这一对于小学生来说十分抽象的内容,却如此直观、形象地走进了小学课堂,走进了孩子们的数学世界。

  机关我们可以找到无数个理由和这位教师去磋商,比如“和一个四年级的孩子去探讨非欧几何是否为过”,比如“才建立起的三角形内角和是180度的结论,会不会被三角形的内角可能大于或小于180度这一新的结论多干扰、影响”等等,然而,看看下课后孩子们依然围绕在老师身旁,和他饶有兴致地交流着对非欧几何的“看法”,望着孩子们写满脸上的兴奋与遐想,我知道,一切的顾虑都是不必要的,也是幼稚的。

吉林省哪家医院治癫痫较好  课堂是什么?它不应该只是数学知识的授受之所,也不仅仅是数学方法与经验的交流之地。好的课堂应该是一扇窗户,打开这扇窗,孩子们可以洞察这门学科的更多奥秘,获得对这门学科更多的憧憬与向往。如果从这样的角度来理解,教师这一随意一“甩”,岂非神来之笔?

  下课后,我决定 和执教 老师好好聊聊这一片段。尤其是,备课时,他究竟为何会有此出人意料的设计,其意图在哪儿,又有怎样的顾虑等。然而,“访谈”的结果再次出乎我的意料——

  “纯粹让学生根据三角形内角和抽象地判定这一问题,并不利于学生几何直觉与空间想象力的培养。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我才临时决定通过画一画,借助几何直观,帮助学生深刻认识到三角形只能够不可能有两个直角的。至于怎么想到要和学生去探讨非欧几何方面的问题,说实话,我备课时并没有想到。或许是学生‘就是画到天边,它们也不会合在一起的’这句话激发了我的灵感吧。那一刻,我想反正都已到这儿了,何不索性跟他们聊聊非欧几何呢?没想到的是,学生居然挺感兴趣,课后还缠着要我再给他们讲一讲。呵呵……”

  原来如此!在慨叹于他神来之笔的同时,我不得不再一次重申自己的观点:好课,绝不是教师“为了如此而如此”的可以雕琢,而是一种源自心灵深处的思想和内涵的自由流淌。只是,这种流淌看似随意,实则源自教师坚实的教学内力与专业素养。而这些,才是好课真正的源头活水!

【好课是从心灵深处流淌出来的的心得】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