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南国短歌 > 内容详情

那一场被顺风猎艳的痛_故事

时间:2020-10-16来源:是无君也网 -[收藏本文]

  结对顺风车

  自从买了这辆乳白色的奥拓,我就为居高不下的燃油费心疼不已。向老公候涣臣抱怨时,视频那端的他只是笑而不语。对我的烦恼,他永远都是无能为力——除了同意我买这辆车。从结婚到现在,牛郎织女两地分居的日子已有三年,所有的恩爱只能化作QQ上的文字。时间一长,我变成了怨妇一个。

  同事兼死党的娟子对我的叹息哧之以鼻,然后帮我出了个开源节流的高招:上网发个信息,找一个愿意被你宰的拼车族呀。我连连称赞这是一个好主意,马上在本市的车友网上发了一个帖子:

  28岁已婚女子一名,品貌端庄,新购私家车一辆,欲寻一愿坐顺风车的工薪阶层朋友同担燃油费用,本人可一周五天接送,月费500元。后面,我附上了QQ号码。

  看了帖子,娟子笑我把帖子整得跟征婚广告似的:当心招“坐”不成却招来一段艳遇。言者无意,我的心却猛动了一下。

  晚上回家打开电脑,发现有人要加我为好友了。这个叫安琦的男人,似乎就是专为我订做的:早上我只需要将车多拐200米就可以捡上他,而放下他我就到了终点站。对每月500元的费用,他也没有提丝毫异议。甚至他连车型都不过问,让我避免了担心奥拓不够档次的尴尬。

  商定一切事宜,安琦主动提出先认识一下。说着便发过来视频请求,这正中我的下怀:留下QQ的联系方式,就是为了更好地考察一下武汉有没有治癫痫的专科医院这个搭顺风车的人,再胸大无脑的女人,也不想引狼入室。眼前的他三十多岁,很阳光地笑着,看上去不但诚实可靠,而且帅气迷人。

  第二天7点,按照我们的约定,我将车开到安琦住的小区门外。他已经等着我了,挺拔的身姿在街头特别扎眼。两人笑着打个招呼,他就大大方方地坐到车的后座上,于是车子便向城东驶去。

  二十分钟的车程,因为有了另一个人的存在,空气自然就不再沉闷。安琦的声音很好听,浑厚而充满磁性,他所聊的时尚话题也正合我的胃口,不知不觉间,车就抵达他所在的广告公司。下车后,他很绅士地将脸贴在车窗上,叮嘱我说:注意安全,慢点开。

  只此一句简单的话,竟让我莫名地感动了很久。

  空床期出轨

  只一天的时间,我就和安琦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对彼此的家庭情况也都有了更深的了解。

  安琦来自邻市,一个人在外打拼了多年。当我得知他和我一样过着夫妻分居的生活时,心动了一下。特意抬头去看后视镜中的他:薄薄的条纹衬衣下,能感觉出胸部肌肉的发达和结实,脸部曲线棱角分明。娟子曾对我说过:眉毛胡子长得浓密发达的男人,雄性荷尔蒙分泌也就旺盛,在床上也就生龙活虎。安琦就长着浓浓的眉毛,黝青的下巴上胡茬结实粗壮。“很男人”的他在每个孤寂的夜里,是否也像我一样无事可做呢?

  这样想着,人不觉得就走了神。不知何时,安琦已停下了他的滔滔话语,等我意识到这点时,发现他也正从后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有哪些视镜里专注地看着我,那眼神让我慌乱不已。

  第二天上班时,我有些精神恍惚,娟子好事地凑上来,然后大惊小怪地说:这一脸的痘痘呀!赶快让候涣臣回来一次吧,欲火都要把你的脸烧成癞蛤蟆的皮了。我嗔骂她一句,这才想到已经和老公分开了三个多月,心下忍不住哀怨起来。

  安琦总有太多的话题可讲,和他在一起时,平时话并不多的我,不知不觉就参与了那些话题之中,于是每天往返四十分钟的车程便相对缩短。我渐渐喜欢上了红灯——那可以让我们在车里多停留一会儿。而安琦似乎也看出了我的心思,每次到站后总是不动,磨蹭半天才肯下车。和他的关系就这样渐渐微妙起来。

  半月后的一个周末,下午下班后,安琦没有坐到车后座上,而是径直打开前门,坐在我身边。我将车开得很慢,安琦也破例没有说话。快到他家时,安琦突然问我:回家后忙什么?我几乎是无意识地脱口而出:一个人的周末有什么可忙的!安琦同情地将手搭到我的肩头:那就不要急着回家了,到城外散散心吧!我的身子轻轻抖了一下,却鬼使神差地听从了他的指令。

  车子一直向前开,驶出了城区。夜色渐渐弥漫开来,车内孤男寡女的那种暧昧气息愈发浓烈,安琦看我的眼神让我预感到危险,而我却无心想逃。

  等夜色将大地裹严实时,奥拓已驶进一条乡间的土路,我将车停在一处僻静的地方,然后低着头不再说话。安琦拥住我的肩头,然后不由分说地就搂紧我,嘴一下就覆到我的唇上,我只挣扎了一下,身体便瘫软下来……

  <癫痫病要治多久strong>坚守终点爱

  我是幸福的,也是忐忑的。每次和安琦激情过后,都免不了以己度人地安慰自己:同样空虚寂寞的候涣臣在每天下班的路上,肯定也如我一样有一段激情的插曲吧。

  每天晚上照例把自己挂在QQ上,但总怕候涣臣会对我问这问那,我已没有苦要对他诉,而话说多了,难免会有失言之处。还好,我没了话,他的话也无从谈起,于是两个人的头像虽然都亮着,可是却越来越沉默。

  和安琦有了那层关系,我自然不肯再收那500元钱。可是安琦责怪我:好像和你上床就是为了节约那500元钱似的。说着,执意把钱塞到我手里。

  两个月后,我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拿着检验报告那刻,我开始考虑要不要和老公离婚。两地分居的生活已令我心力交瘁,我只想有个可以天天陪在身边的丈夫,和他生一个可爱的宝宝。与候涣臣相比,安琦更算是个理想的老公人选。当我兴奋地告诉安琦这个消息时,他却很不耐烦地责备我:怎么搞的?都这个年纪了,怎么还这么不小心!然后,就很不高兴地挂了电话。

  我的心莫名恐慌起来:两个人在一起以来,每次都是贪婪而急切地享受鱼水之欢,彼此之间根本没有什么承诺,安琦会为了我离婚吗?

  下班接安琦时,已再也见不到他的人,打他的电话也提示关机。我找到广告公司的楼上,工作人员的话令我眼前一黑:安琦刚刚办理了离职手续。

  和安琦的交往就这样戛然而止,我没有刻意找他:一个怕承担责任的男人就由治癫痫病有什么偏方吗他去吧,就算找到了也只会带来更多的伤心。

  一个人去做堕胎手术时,我以为自己会心痛,可实际上我很麻木:自己毕竟不爱他,之前的种种沉迷,不过缘自一个寂寞女人的欲望冲动,任何看着顺眼的男人都可能入戏,只不过恰好是安琦出现了。#p#分页标题#e#

  半年后,就在我已将安琦忘却时,突然有警察找上门来:他们接到一位女车主的举报,有不法之徒专门以坐顺风车为名进行骗色,而这个真名叫彭璜的男人,曾坐过我的顺风车。

  警察还讲出一个更令人震惊的真相:现在通过网络招搭顺风车的人很多,这个叫彭璜的男人便专门查找这样的信息,发现合他口味的年轻女子,便调动工作,实现真正的“顺风”。在三年的时间内,他换工作竟达十多次。凭着帅气的外表和老到的经验,他已经将多名女车主纳入囊中。他根本不缺钱,他要的只是一段段顺风艳遇,而我,不过是其中之一。

  我配合警方,详细举报了彭璜的所作所为,然后盼着他得到应有的惩处。可是结果令我非常沮丧:因为他并不骗财,而骗色时完全属于你情我愿,因此,他只能受到道德的谴责,却无法得到法律的严惩。

  我和老公的QQ聊天又频繁起来,一天,老公告诉我说:单位给他新配了车,有个女孩想搭他的顺风车。那一刻,我的心狂跳不止,当场尖声喊道:不行!老公惊讶地问我怎么了,我不敢对他讲自己的经历,却不想让他犯和我一样的错误,于是告诉他:我要马上辞职,然后永远守在你的身边,因为所有的爱情都经不起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