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无限游戏 > 内容详情

大别山主峰_散文

时间:2020-10-16来源:是无君也网 -[收藏本文]

  散笔大别山主峰

  时隔十五年,当那一口大钟重新落入眼帘的时候,瓦蓝的天穹里掠过的山风悄然带给人一种风烟俱净的感觉,澄澈开阔的视野里,苍茫的深处,山高人为峰。

  --重返大别山主峰

  1

  十五年,是一个婴儿从呱呱坠地到长成风华少年的时间。当太极广场舞台上,大别山主峰首届音乐篝火晚会主持人有奖提问主峰海拔高度的时候,我第一个举手但没上台回答。清晰的记忆里,第一次接触到的那个数据是1729.13米,与主持人公布的答案最新数据1729.33米相比,自己身处的这座大山用十五年的时间长高了二十厘米。

  或是技术的谬误,或是人类对于沧海桑田的迟钝知觉。但这些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阔别十五年之后,这一次的主峰旅途又会带给自己什么样的感慨,是豪情依旧还是岁月蹉跎的感伤?抑或是,在原始的丛林深处寻得想要的风景,在一览众山小的绝顶之处唤醒沉睡的激情?羁縻的人生路上,不曾放下的是一种跨越的念想。

  其实十五年间,曾经无数次徘徊在主峰之下。在仰望中咀嚼过那里人间四月芳菲尽的意味;在夏日里想象过那里浓云、暴雨、彩虹的壮观景象;在秋日里想象着描摹一幅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波澜壮阔的画卷;在冬日里称量自己是否还有年少时穿越冰雪丛林的勇气。这些念想的时光里,昔日的主峰依然静默在轮回的时光里,任春去秋来,风霜雨雪。

  山中的夜,凉意袭人。热歌,劲舞,篝火,帐篷。攒动汹涌的人群里,无从确认,有多少人是为逃离山外那个喧嚣的世界,来这里寻找一个放逐的时空;有多少人是为了这一方山水的魅力吸引,北京最好癫痫病医院来这里偎依自然的怀抱;有多少人是为了来这里陪亲伴友,借富氧的空气亲密彼此的距离;又有多少人是为了来这里仰望星空俯瞰大地,探寻一些关于活着的哲理。这一切无从知晓,只在一种意念的深处,熊熊篝火用灰烬的方式安静地把自己送入万籁俱寂的无边夜色。

  2

  相比依然燥热的山下,山上的清晨给人以深秋的凉意。车到挂天瀑下的时候,已然是“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停车处已经有了从此登顶主峰的人停下的车子。

  蜿蜒的台阶在浓密的林子里以向上的姿势延伸,晨曦的光亮穿透浓荫的缝隙,柔和地照拂着散落阶面的落叶。偶尔早起的鸟儿用一两声清脆的啼声唱和路旁的溪流,巨大的乱石形状各异,披着青苔,或呵护一棵棵枝桠疏斜的古木,或彼此依靠成杂乱却坚实的造型,粗犷且苍凉。石间的溪流,导引着视线向它的来处搜寻,隐约里,一挂白瀑如从天降,从高约数十米的悬崖飞流直下。溅起的水雾随着脚步的趋近沾染在脸颊、眉毛上,凉飕飕的,但这并不能阻止我们的极力仰望。似乎在这深山峡谷里,这道被命名为挂天瀑的瀑布孕育着这座大山的某种灵魂,才这么飘逸、灵动,万年不绝吧。那一道刀劈一般的悬崖,也因了这一挂瀑布而不寂寞于这天地之间。石为山骨,石因水魅,这一刚一柔之间,于是便成就了高山流水的不离不弃。

  循水而上,小路弯弯。大山深处向上的路,蜿蜒曲折,跨越一道小溪,拐过一道悬崖,又钻进浓密的丛林,一行人欢快的穿行中,彼此默契地指点着发现的每一处景致。这里,一两棵桔梗开出漂亮的紫色花朵;那里,一棵枯松早已没了生机却顽强地傲指蓝天;左边,万丈绝壁寸草不生,是传说中的蓑衣塔;右边,那一溜需一两人合抱的松树临崖排列,是五龙松么?

  向上的途中总是充满追逐的动力。而所有落癫痫手术多少天能恢复正常呢入眼中的一草一木,即使在平常路边那么地不起眼,或者在无数次遥望中也看不到的感觉,在这一路上都格外别具风情。让人忍不住一再驻足,在习习山风中安静地享受来自大自然原生态的馈赠。

  3

  峰回路转,九曲十八弯后,一抹阳光掠过树梢,小路也伸出丛林,空阔了前方的视野。瓦蓝的天空下,点点白云优雅地游曳在触手可及的空中。大片起伏的山脊,原本是森林防火带吧,乔木都被砍去,披覆着没膝深的苍郁杂草,草丛里成片成簇的野花儿,紫色的,黄色的,红色的,如同缀满绿色地毯的的锦绣,在这高山之脊安然、纯净地灿烂着,让人窒息。目之所及的远方,看不到尽头的山峰错落绵延,山与山之间的谷地里,氤氲着未曾散去的晨雾,如梦如幻。转身处,穿越松梢的阳光直射一株灿黄的野花,七彩的光晕满满的都是虚幻的迷离。

  沿着山脊,新修的步游道如同一道舒缓的曲线,延伸向顶峰的方向。通透澄澈的蓝天之下,所有大山的绿色在远望里给人以苍莽厚重之感,而三三两两的游人似是完全没了攀爬的疲乏感,那向上的姿态像极了行走在朝圣的路上。虔诚的画面感让人无由地肃穆。

  舒缓的台阶踩在脚下,每一步里,都似乎有一种来自天际的气息萦绕身心,弥漫在每一次呼吸里。行走在海拔一千七百多米的山脊之上,所有的杂念似乎都消散在这周遭无遮无挡的天际。头顶着最美的蓝色,眼见着白云似乎飘在眼前,偶尔,一块巨石改变了小段路线,却带给人粗犷亘古的依恋之感。这份行走的感觉,也许便是身在人间,心在天上了。

  4

  “当???当???”不知是谁,敲响了感觉失去了浑厚略带沙哑的钟声。钟声,也驱散了我眷恋的心神。循着钟声望去,不远处的三角钢管架下,悬着一口锈迹斑斑的大钟。略显破败苍凉患上了癫痫病,请问要怎么进行治疗呢?的大钟,刹那间敲醒了十五年前的记忆。

  那是千禧年,为了全省迎接世纪曙光,同时也为了借此契机吹响开发大别山主峰旅游的号角。县里专门拨款当时的玛钢厂,铸造一口“世纪神钟”,送到大别山主峰制高点,作为一道人文景观。但鲜为人知的是,当时濒临破产边缘的玛钢厂几十号老师傅为了铸造这口钟,殚精竭虑几十个日日夜夜。时至今日我依然不能忘记,当第一口神钟揭开滚烫的面纱那一刻,空阔的车间里寂静无声,所有的工人师傅都在等待着,那不仅仅是一口用来唤醒大别山沉睡千年胜景的神钟,那是能给他们带来二十万救命钱的真正的神钟啊。但是,当发现那口中全部呈现蜂窝状,宣告铸造失败的那一刻,我不敢继续开着自己的录像机,我不忍心记录下师傅们跪地失声痛哭的场景。那一刻,有几人知道?又有多少人还会记得?

  实际上,这后来挂上山巅的神钟是一口预备模具铸造的,比原先设计的第一口整整矮了半米多。也就是眼前这口我曾见证其诞生的大钟。

  抚摸着大钟锈迹斑斑的身躯,用手指触摸那依然比较清晰的“世纪神钟”几个阳刻大字,眼见这周遭瑰丽的山川,忽然觉得:悠悠大别山,山依旧,钟不再。有些历史,鲜有见证,但不能忘却。

  极力收起关于神钟的记忆,站在这主峰高地,极目远望,安徽金寨、邻居罗田以及背后家乡英山的大好山河尽收眼底。远远地,层峦如浪,起伏在天地之间,已不是一句壮观所能形容的了。单单,吹乱发梢的山风便会给人以旷古的宁静通达之感。又何必去说当把身心至于顶天立地的境地,看四周,峰峦如聚那种豪迈与通达感觉呢?

  只是,当目光触及断为两截的“大别山主峰”碑石那一刻,一些思绪便莫名地在这无极之巅散发开来。其实关于大别山主峰归属,长久以来一直被两省三县所争抢,这块黑龙江治癫痫那家医院正规无辜无声的碑石便是曾经历史的见证。可是没人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考量过,当一座山孕育了一方人民,护佑了一方水土亿万年之后。在某一天,这个被荒凉了不知多少年的山顶被人关注了,然后争抢。似乎,一个用数字表达的高度便是世俗里拥有的表证。却无视世间所有的山,只有当你抵达,领略它的风情,读懂它的意蕴,更是胜过那搬不动的拥有。

  看看这千山绵延,万峰耸立吧。亿万年来,这座山阻隔江淮,襟连鄂豫皖,无声里静默着,彼此相连,不言离分。缘何,一定要人为地用一个数字,用一个名字去占有呢?你来过,站上这高地,你便山高人为峰。

  5

  对于一座山来说,感慨或者眷恋,登顶了终究还是要回到山下的。庆幸的是,这座叫做大别山的山,当我第二次登顶的时候,十五年的时光对于这座有着亿万年岁数的山来说,仍然保持着“我见青山多妩媚”的从前。一如那几处散落峰巅石缝处雷达站旧址一般,用石头的坚韧固守着时空里不变的风华,让人保持着最初的记忆。

  这一趟登顶的一上一下,其实像极了人生,就如我们从呱呱坠地到垂垂老矣,就如人生中的许多起伏。只是难得的是,如何在这一上一下里不让惊喜的欲望没落。

  下山的路,我们依然没有选择让人惊险刺激的玻璃栈道,算是给自己下一次的到来留下一个理由。循着小路,去感受这座山的真实肌肤之美。穿行在原始的丛林深处,聆听着山风的呼吸,亲近古木的身躯,讲述着关于山的故事,讨论着关于上山容易下山难的话题,轻松且愉悦之间,上与下带给人更多的感触,感悟。及至,重新站在这巍峨雄壮的山下,再次审视这座刚刚被征服的山,心里的通透依然如在峰巅:那个站在山巅的我,一定在微笑着,俯视着此刻正在仰望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