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白痴天才 > 内容详情

青春遇见你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来源:是无君也网 -[收藏本文]

  林清风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有了“女朋友”。林清风,学校里的升旗手,老师眼中的好学生,从幼儿园到高中成绩稳居第一的学霸。这样优秀的人总免不了招来女生的喜欢,男生的嫉妒。可是林清风性格极好,不会让向他表白的女生伤心,也不会和班里的哪一个男生发生矛盾。但也没有极其要好的朋友,他会把和其他人的距离控制得刚刚好。和每个星期天一样,林清风晚上都会去自家的烧烤摊帮忙,这是距他母亲一年前去世后每周的惯例。他跟父亲将要贩卖的肉串,蔬菜,各种口味的香肠打包好放在四轮的小推车里并将火炉添好木炭,带上折叠的桌椅就去街上摆摊。他们家的摊位在一条巷子的出口处靠墙的一壁,另一壁则是一个黑脸大胡子的大叔烤地瓜的摊位。选在这样的位置无非是因为它挨着一条繁华的街道,同时还能快速躲避城管。夜晚很快降临,一层薄薄的云雾轻轻罩着银月。父子俩将摊位支好,将桌椅摆放好就开始等待客人来。两分钟以后,林清风看到了扎着马尾辫,浑身裹得像熊一样的林筱筱出现在自家摊位前面。“您好,请问这个怎么卖?”林筱筱的声音在嘈杂的夜里清脆无比。“这个?这个一块钱一串”,林父指着一串白绿交杂的西兰花,热情的介绍了其它串串的价格。鸡皮、臭豆腐、羊肉串、小馒头、玉米棒、鱼豆腐……“那这些,这些,还有这些我全要了,打包带走”。林筱筱几乎买下了摊位上三分之一的串串。林清风抬头看了看站在暖黄色灯光下的林筱筱,她的身形并不像很能吃的身形。林父将串串里的一半蔬菜挑出来交给林清风,父子俩在橘红色的烧烤架上不断翻转手里的竹签,一会抹油一会刷酱料,食物的香味慢慢溢出来飘荡在巷子里。父子俩忙活了好一阵才将肉串全部烤好。“姑娘,吃辣吗?”林父把食物上竹签全放在手里。“微辣就好”。“好勒”。“来,姑娘,给你,刚好两百”,林父把一大把用锡箔滨州羊羔疯手术治疗纸包得鼓鼓的串串递给林筱筱。林筱筱掏出钱并没有去接食物,林清风这才看到她露出的缠着绷带的左手掌。“不好意思,叔叔,能让他帮忙送一下吗?”“就在前面不远处”,林筱筱用右手指了指前方。“好,清风,你帮这位小姑娘送一送”,林父将大袋食物交给林清风。“同学,我认识你”,林筱筱走过一个转角停下看着林清风,她比林清风矮了大半个头,以至于林清风需要低下头看着她。“你是那个每周一上台升旗的国旗手,高二年级一班的林清风”。她的眼里闪着晶亮的光,一汪水纯净无比。“嗯”。“咳咳,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筱筱,就读于高二年级五班,在你们班对面的那栋楼”。见林清风没说话,她一脸祈求的模样:“林同学,待会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不好意思,今晚有点忙”。“那我就告诉其他同学你们家的摊位,我相信生意一定会很火爆”,林清风没想到林筱筱完全不像表面上看到的那样,他讨厌威胁。“随便你”,他的脸冷下来。“对不起,我错了林同学,我是真的需要你帮助。我发誓一定不耽误你摆摊的时间,决对不违反你的原则,好不好,好不好”。“不好”。“哇,呜~”林清风一脸错愕的看着蹲在地上不管不顾哇哇大哭的林筱筱,来往的人竟停下看着他们,还有的同龄男生对他说,女朋友生气了得哄,搞得他一时手足无措。“林同学,有什么事你可以起来说吗?”“除非你答应我,不然我可不敢保证有多少人会来看”。“好,你先起来”,人越来越多,林清风不得不做出妥协。林筱筱立刻爬起来两只泪眼汪汪的大眼睛满是笑意。也不再烦他,脚步轻盈的走在他前面,带着他走进一家“红色KTV”。刚进门林筱筱就拉着他的手,靠着他的肩,脸上漾起笑容,从容的走进房间。林清风陡然明白她要他帮的忙是什么,想退出却来不及。“抱歉出去这么久,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林筱筱刚说完,整个包厢“轰”的一声全沸腾了。“祝福你,筱筱”,一个女生冲过去抱怎样预防癫疯病发作着林筱筱,林清风在旁边假装淡定的站着,心里早已乱成一团麻,明天到学校怎么办?林清风偷偷拉了拉林筱筱的袖子,林筱筱推开拥抱的女生说了声抱歉和他走了出去。“林筱筱,好玩吗?”林清风面色冷峻的看着她。林筱筱看着他的脸,笑容一点点消失。“我们家摊小,受不住你的照拂”。转身的那一刻他看见了林筱筱眼里的泪花,下一秒就要坠落。生气吗?自然是,但又不全是,好像还有些莫名的难过,他不知道这种难过的心情从何而来。想来想去没有答案也懒得再想。翻开手机发现居然有人在他录的歌曲下面评论:“哇,好好听,就是有些伤感”。他黯然的看着那条评论将歌曲一遍又一遍的循环,那首歌是他写给母亲的歌,歌词是一些和母亲相处的小细节。自从母亲死后,他好像失去很多关于母亲的记忆反而对一些以往生活中的细枝末节记得非常清晰。第二天,整个年级都在偷偷传“高二年级一班的林清风和高二年级五班的林筱筱在一起了”,这个消息像风一样迅速的传遍学校的每个角落,传到同学们课上悄悄传送的纸条上,传到女生间的窃窃私语里。林清风告诉自己不去理会这些,过些日子大家自然就忘了,但他没想到林筱筱每天都在他眼前晃悠。他也去找过林筱筱谈话,可是林筱筱说他已经答应了,既然答应就不能反悔。他说借用名义可以,但是他不喜欢她,说话的时候,他看到林筱筱眼里的光黯淡下来。林筱筱开始每天早上给他带早餐,在他生气的上一秒迅速离开他的座位;午饭和他打一样的饭菜挤在一堆男生中;下午放学去他教室门口等他,默默的跟在他后面。不仅如此,林清风的每场篮球赛她都会跑去呐喊助威,为林清风准备毛巾和矿泉水。即使林清风当着她的面把早餐丢到垃圾桶;故意打难吃的菜;回家将自行车转动得飞快让她跟不上;打篮球故意接过其他女生递来的水;每次板着一张脸看她。林筱筱还是雷打不动的在做这些事,还是一样笑得没心没肺。林清风感到有些受挫,他似乎拿林筱筱洛阳市目前治疗羊羔疯的新技术一点办法也没有。而最让他费解的是,每一次故意伤害林筱筱后,他并不感到开心。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某个人生气,也从未这样在意过某个人。他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一天放学后,他没有像往常那样一路飞奔往前,主动放慢速度让林筱筱跟上来。在一条空旷的街道,林清风停下来郑重而又恳切的跟她说:“林筱筱,我不喜欢你”。林筱筱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难过,她依然笑着,澄澈的眼里一汪水渐渐蔓延,在眼泪掉落的前一秒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白球鞋,两滴泪落在上面开出水花。“我知道啊,可是我没办法不喜欢你”。“可是你给我的生活带来困扰”,林清风看着她。“这样啊,那我以后尽量不打扰你,再见”。林清风看着林筱筱急速往前奔去的身影,心里没有释然,反而沉重起来。隔天早上,他的桌子里不再出现新的早餐,中午也没在食堂看见林筱筱的影子,甚至到下午林筱筱也没有出现班级门口。他想,林筱筱应该是想通了。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林筱筱就这样消失在他的世界。班里渐渐传起“林清风和林筱筱分手了”的话语。他一如既往的上课,下课,吃饭,回家。没有林筱筱打扰的日子,他终于不用刻意去做那些傻里傻气的事,不用担心林筱筱是否会跟在自己后面。一周后,林清风收到了一封信,一封道别信,他拆开看,娟秀的字体在蓝色的纸上流动着。嗨,林清风,很抱歉要以这样的方式向你道别。写这封信我思考了一个星期,这一星期都在纠结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还是跑去拦住你笑着跟你挥别,想来想去都觉得不好。还是古老的书信能够避免尴尬的氛围。是的,我要走了,去上海。妈妈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没有对未来的向往,因为要离开你,我喜欢了两年的男孩,要离开那个我转头就能看见你的位置。离开在我心里意味着断离,断离在这的一切,包括你。我鼓起勇气告诉自己一定要让你知道我喜欢你。所以我每天下午跟踪你,终于知道了你每周都会出现在的地方,为了和你有独处的时间武汉市癫痫病知名的医院,我故意割伤了自己的手,但我并不感到痛,相反感激那道疤,没有它我也不能每天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你面前,让你在意。但显然我太笨拙,伤害到你。那天下午你故意停下来等我的时候我就预感到了你会说什么。尽管已经做了千万次的准备,还是被你一句“打扰”击溃。如果我的喜欢对你是一种打扰,那我宁愿自己不要喜欢你。林清风谢谢你,谢谢你的存在给我曾经灰暗的生活增添了光彩;谢谢你在我低迷的时候像一枝藤把我拉了上来;谢谢你容忍我的任性;谢谢你教会我爱。该是我道别的时候了,我们可能不会再见,但我希望你一切都好,希望你的光依然温暖。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偷偷收听了你在学校电台录的那些歌曲,每一首都很好听,那个每晚都会留言叫“疯子”的人是我。林清风看完信蹬着自行车往南边飞奔去,那是和他家完全相反的方向,去林筱筱家的方向。终于他看见了那栋白色的小洋楼,他忐忑的按了门铃,十秒之后一个中年妇女开了门。“您好,我叫林清风,是林筱筱的同学,我来给她送笔记”。“原来是筱筱的同学啊,进来吧”。“筱筱过几天要跟我搬去上海找她爸,最近没去上课落了学业,多谢你给她送笔记了”,妇人将他带到二楼敲开了房门。林清风见到了瘦削的林筱筱。“筱筱,你同学来给你送笔记了,你们聊,我去做饭”。“你怎么来了?”林筱筱平静的看着他。“林筱筱,我为我的幼稚向你道歉”。“你不用,真的”,林筱筱笑着笑着,两行热泪就流了出来。“谢谢你,林筱筱,到上海记得照顾好自己”,林清风将一个MP3塞给她转身走了。里面是林筱筱评论过的歌曲,还有他想对她说的话。林筱筱,我也要感谢你,感谢我的青春遇见你。回过头来看,那些既荒唐而又酸涩的时光才是青春最真实的味道,我这个人在人与人之间自动划出一条线,既不伤害别人也不伤害自己。现在那条线被你打破了,但似乎并不糟糕。最后,祝新的生活一切安好,林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