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天之方蹶 > 内容详情

师大的基因——校友会随想录_散文

时间:2020-10-16来源:是无君也网 -[收藏本文]

  多年以后,面对这一帮神交已久的校友,我还是想起了校车把我从南站带到闵大荒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17岁,第一次闯上海滩,从出站口下去时,看到那满大街迎接新生的车子,心瞬间就凉了。世界那么大,闵荒怎么走?

  我就那么憨憨地站在原地,哪也不敢去。十分钟后,一个清秀的妹子终于走向我,然后笑着问是不是要去师大,是不是要去闵行。天地良心,她真的不像是个坏人,而在那一刻我也根本没想到她是怎么看出我要去哪的,只是默默点头,不知所措。不一会儿,她把一张印有“ECNU”的红色小纸片帖在我胸前,往前方一指,一辆白色客车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耀目的白在秋风中显得越发狂拽炫酷。

  因为这个“ECNU”,我人生里第一次出现了半推半就。等到更多人像我一样被贴上标签然后送上车时,我渐渐打消了被贩卖的顾虑。汽车开动,刚才那个妹子站在过道里,声音悦耳,带着满满的热情,“学弟学妹们,师大欢迎你。”

  后来,我问那师姐是怎么看出我是师大的,她嘴角上扬,云淡风轻,“这个,挨个问羊羔疯会传染吗呐。”

  多年过去了,我还记得她的笑容以及笑容背后的坦诚,那明明是一个很笨的办法,但却给了我这个愣头青天大的帮助。我想,人总是有办法的,当时再不济也会用那蹩脚的“川普”强行问路,但师姐的出现,还有那胸前的“ECNU”,让我找到一种风云际会的感觉。像是游子归家,又像是久别重逢。

  仓促中,闵大荒的生活也跟着半推半就地开始了。他们说,学校好大的,千万别乱走,结果上课只敢走华闵的方向。他们说,不买自行车要迟到的,结果人手一套的装备半年不到就躺在车库里玩起了车展。他们说,想吃辣就要去河西二楼找麻辣烫,结果我连舀了三勺辣椒还是觉得寡淡无味,害得那老板差点关门大吉。他们说,买东西最好去欧尚,听起来很牛的样子,结果那就只是一个遥远的超市。他们说,吴泾是本地最大的豪华商圈,结果那就只是一个小镇。他们说,闵大荒风和日丽,四季宜居,结果这风是妖风,这日是烈日,这四季也是风里来雨里去,台风暴雨交相更替。他们还说,这里通讯便利,飞机遍地,结果通讯基本靠吼,飞机全在天上走。他们还说,他们还说……

  就像小马过河,鞋子好坏自己试试才知道,再多“他们说”也阻挡不了一个新手拓荒的癫痫发作后有什么症状热情。

  原来,这里有数不尽的社团,有听不完的讲座,有看不腻的新书,有交不厌的朋友。找不到路,多试试走错几次;自行车躺久了,那就带着三五老友去滨江公园转悠转悠;找不到劲爆的麻辣烫就去试试新鲜的炸鸡排或是滚烫的桂林米粉,酸爽的咕咾肉也是不错的选择。欧尚太远?那就权当散步,瞧着江川3路上的一张张面孔,哪个不是师大的孩子,这才是真正的团购。有朋友来?没关系,吴泾镇上好风光,适合叙旧和透气。妖风烈日、台风暴雨,可那又怎样,咱们还是能打着伞、顶着天,背靠樱桃河,一会儿看大雨,一会儿看飞机。人生如戏,但师大的剧本从不会千篇一律。

  毕业时,有人问我四年最值得回忆的时刻是什么,我本想说是08年的迎接火炬,09年的崇明岛之旅,10年在交大礼堂看世界杯,还有最后一年这有惊无险的毕业论文。结果他说,最好的时光在路上,最好的记忆是现在。于是,一群被判“死缓”孩子找到了校园里被油菜花包围的铁轨;于是,扛着酒,带着搁置多年的四六级资料趁着月黑风高直奔“大活”顶楼,谈着前程唱着歌,然后静待天明。于是,在曲终人散之时,终于可以放声哭,放声笑,放声告别每个同学,放心投入未来的怀抱

癫痫病小发作应该怎么治疗?  未来是个什么样子,在那时,没有人去想。慢慢的,上了班,加了班,不停上班,不停加班,世界越来越大,心却越来越小。10年,全寝室兄弟看着《老男孩》哭得稀里哗啦,如今深切领悟生活这把无情刻刀后却再也挤不出矫情的水珠。师大的孩子就这么冷静地将自我放逐,生活就这样也并没有什么不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偶尔也会不经意点开ECNU的主页,那些跳动的字符传递着温暖的情愫,翻开熟悉的照片,心又飞到了从前。

  年纪越大越明白时光的厚重,谪居山城,我熟读着为师大奠基的那些先贤。他们也曾求实创造,他们也曾同学少年,只是时光并没有磨去他们身体里的血气与诗意,反而在沧桑巨变中越发让人敬畏。

  16年的春天,日子依旧寡淡向前,没想到挚友的一声问候竟打开了一扇尘封之门。

  “XXX邀请你加入群聊‘华师大在重庆’”

  点击,进入,无需寒暄,我是师大的孩子,我已离家多年。

  当你发现这座城市竟有这么多人跟你有相同的足迹,相同的图腾,你的梦想在这里会被足够的尊重,你的努力在这里能被真诚的肯定,那是多么幸运且激动人心的事情。

癫痫病人的护理措施

  在这里,沉睡经年的未来又被无数次提及,每个人都按照自己认可的方式去漂亮地活着。安坐其间,我看到了大我整整一轮却绝不服输的师兄;我看到了霸气自信而又好学上进的师姐,我看到了自强不息、不失本心的师妹;我看到了满腔热血、不甘平庸的师弟;我更看到了万千人群中最真实的自己。

  所以,身为游子,是时候上路了。就算摔了、败了也能从容站起,因为家还在那里。

  师兄说,要相信师大的基因。

  编辑点评:

  有别于虾米在其它文字中的跳脱或者诙谐,这篇小文安静、从容,娓娓而行,将一个大男孩初入陌生之地,渐至熟悉,然后作别的心路历程缓缓地铺陈出来,笔法老到,字里行间蓄着一点调皮,几分温情,三分无奈,更多的却是一种向上的力量。其实,我们几乎都走过或者将要走上这样的历程,所以文字读来很是感同身受。很开心能在这个昏昏沉沉的傍晚读到这样一篇美好的文字,问好虾米,并祝你在今后的人生之路上披荆斩棘,愈战愈勇,然后把沉淀下来的自己交给你的文字。—— 师兄说,要相信师大的基因。加油!